周汤豪:为了我热爱的事,我愿意勇敢冒险!

导读:「以前大家会喜欢街头,是因为它是独一无二的,结果现在...是制服欸!越特别的单品,反而越常在路上看到的,现在出去谁不是穿The Ten?谁不是穿yeezy ?每一个人都穿一模一样,但我...

「以前大家会喜欢街头,是因为它是独一无二的,结果现在...是制服欸!越特别的单品,反而越常在路上看到的,现在出去谁不是穿The Ten?谁不是穿yeezy ?每一个人都穿一模一样,但我们讲的就是风格啊,为什么大家要变得一样...」

不知为何,中国传统文化总是将「玩乐」与消极、不认真联想在一起,甚至有玩物丧志这样的成语出现,仿佛玩心是一种阻挡社会进步的障碍,但试想若人类毫无玩心,这世界上会少了多少不经意的惊喜?正是因为那些大胆的、狂想的、偏离轨道的、不可预知的,才让人生如此值得期待。4 月儿童月,JUKSY 封面人物请周汤豪来聊聊如何正确的玩自己的人生?顺便问问坐在电脑前、滑着手机的自己,什么时候开始对每件事都这么严肃了?

怕什么?为了喜欢的事情,玩到输也值得!

「因为不好玩就是压力嘛,你觉得好玩就会有更放松的表现,压力不会这么大,创作本就不该有压力,有玩心是重要的。」

从蔡依林旁边合唱的男伴,到现在最炙手可热的偶像实力派,周汤豪出道这些年来,如果乖乖打着安全牌,老实说,凭他那一张帅脸,加上星二代身份加持,哪怕没话题?或许有人会觉得他态度有些高傲,但实力够就不是高傲,而是确定自己是对的自信,一种彻夜读书读了三天三夜后,拿到考卷发现全部题目都会写的那种自信。

「其实我的粉丝可能要的不是这么多,我随便赚他们也Ok,我随便唱他们也不care,我音乐做得这么深他们也不会care,我可能只需要拍拍戏就好,但是我选择做很多事情是别人看不到的,因为这是唯一有机会的方法,你循规蹈矩可以,但你的结果就会是很平庸的,你想要不平凡,就要付出代价。」

如果我是周汤豪,我可能会在演艺生涯低潮之际,乖乖接受公司安排多唱一些符合大众市场的浪漫情歌,接着再演几部霸气总裁系列的偶像剧,成为当红一线小生、爽接各种代言业配,或是进军对岸参演古装剧成为穿越剧一哥赚进好几个亿。再怎么样都不会在这艰苦时刻还转型制作人,自己掏钱制作整张专辑、在歌曲爆红之后还为了挑战自己,跟素人一起参加大陆选秀节目...这怎么想都很不划算啊。

「不管是音乐制作还是造型也好、企划也好、或是我的MV,我基本上包办所有环节,对我来讲做幕后是最好玩的,因为我可以让大家看到我想要呈现出来的东西,也可以呈现我的美感。我也很喜欢当DJ,因为当DJ 的时候大家不会这么地去评论你这个人, 它是很纯粹的透过音乐在做沟通,因为虽然我是歌手,但我没有那么喜欢在大家前面摆这么多的样子、做这么多的事情,我是喜欢做作品, 我只能enjoy 表演,所以DJ 对我来讲很爽,也不用讲太多的话,很纯粹。」

自信自信,顾名思义就是相信自己,这可不是阿甘的乐天,而是自己的能耐只有自己最知道。纵然一出道就备受关注,但周汤豪还是经历了偶像歌手难免经历的「被消失」,在沈潜的4 年内,他反而有更多时间,专心在自己喜欢的游戏中玩到极致,他尝试了自己制作歌曲、自己混音、自己拍MV,这段时间是游戏新手准备升等期,武器备妥,只差上场破关。

「你不会知道机会什么时候来,但是我相信我自己,所以我继续努力,然后我继续撑下来了,那需要很大的勇气,我中间消失了4 年,不是一个很短的时间,虽然我现在状态已经不一样了,但我还是选择去参加《中国新说唱》,绝对是比大家想像中还要付出了更多代价,你想想,万一我上去很难看咧?那我不就被笑死了,但为了我喜爱的事情,所以我想要努力让大家知道,我不是只有帅到分手,我还是一直在往前走,我不想要被任何一个东西给束缚。」

玩乐与认真不是对立,而是同义。

「我去参加《新说唱》是为了我自己,多过于为了观众,我可能已经到了一个年纪,不想要去证明我多会Rap,而是我在我这个人生的阶段还是勇敢去尝试,去挑战我自己,最大是给我指引路线:我怎么样还可以再往前走?我怎么样还可以再往上爬?我怎么样还可以再进步?我怎么样还可以再突破?」

玩乐跟认真并非对立,相反的,你玩乐时,绝对是最认真的时候,想想你玩传说对决时,是不是认真到废寝忘食、连女友都忽略?嘻哈音乐就像周汤豪的传说对决,每打赢一场,就会得到更高的目标,他不会累,他只会更想赢而已。

「其实不只是音乐上面,是我心灵上面,我现在想要做很多在我计画中的是很疯狂的、是很大胆的、是需要勇气的、是很需要突破的,所以上《有嘻哈》是给我自己的礼物,也是我用不同的方式推广Rap 或嘻哈的其中一步。那我觉得我也是个媒介,我们大家都是个媒介,但在我喜欢的文化里面,我觉得这是我出的这份力,可能我的粉丝3 万人里面,就有300 个人喜欢上Rap,有30 个人去钻研它,有3 个人变成很出色的Rapper,我觉得我的责任是让更多不认识Rap的人,或是原本不喜欢它的人,透过我,他可能会喜欢上这个文化。」

「如果想要一个文化好,其实它要的是百花齐放。」

「很多人说他爱这个文化,但你真的爱这个文化,文化就要好,它必须要得蓬勃、它必须要有好的曝光、商业化,它才会变大。你只希望很Real 很怎么样,那你就待在那个地方,它不会变好。」

看到这,你是不是想说只不过参加了一个新说唱,怎么就敢如此大鸣大放对嘻哈圈指指点点了?不,其实周汤豪对真正喜欢的HIPHOP 音乐早已默默耕耘超过十年之久,而且不是玩票性质,不但在沈寂四年的时间内持续与台湾多位知名饶舌歌手密切切磋,甚至还曾担任DISS RBL的评审,让我们再玩一次,如果我是那时的周汤豪,我会继续在Underground 得到同温层的尊敬,而不是为了推广嘻哈,走向主流,还要承受「假嘻哈」的骂名...只能说周汤豪,你真的是一个擅长把自己弄的很累的人。

「主流跟流行音乐发展得好,其它的乐风才会发展得好,你看韩国,主流音乐已经在这个高度了,所以它的嘻哈音乐也能在现在另一个高度。『你不想要这种东西变成流行。』这真的是门外的人在讲的话,你有好的形象,才会有大家的投入,你有大家的投入,你才会有好的平台,你如果连平台都没有,你不可能百花齐放的,你不可能被大众接受,这些事情都是去帮助大众美感的提升,你的大众美感到了那种程度的时候,你才能去理解这样的东西,你的美感都还没到那个地方,当然听的人会越来越少,你希不希望台下听的人永远是那100 个?你一定希望越来越多,所以你必须要在主流跟商业的模式下面,才可以把它提升,那更深层的东西才会连带提升上来。」

「不要把underground 变成一个庇护所。」

「如果今天我周汤豪不是主流艺人,那我今天在地下我也是个很屌的人,因为我有那样的音乐基础,可是我觉得大家要先想清楚地下跟主流的分别是什么,主流有很好的音乐,地下也有很好的音乐,我觉得要先搞清楚你地下的原因是什么,是因为你不够好没有人帮你发片、还是没有更多人听到、还是你真的要keep underground?蛋堡曾经讲过:『不要把underground 变成一个庇护所。』」

就算你不想承认还是得面对,周汤豪确实革命成功,他让嘻哈文化扩散到原本可能只是喜欢看他演偶像剧的粉丝,这件事没有对错,只能说周汤豪完成他自己订下的目标,如果你在地下影响了3 个人,这3 个人全部都花费100% 的力气支持嘻哈,那自然也有某些程度上的意义。

「我不是说underground 不好,有很多很厉害的underground 他们是真的想要保持地下,因为他们可能采用鼓励独立的方式、独立作业的方式、不被影响的方式,他的分界点是有很多的,我觉得有很多人搞不清楚,好像说你主流变成一个贬抑词,你不能说没有人签你,没有人帮你发专辑,就说因为我是地下的,我觉得大家要去搞清楚这个逻辑,是我选择走主流,不是能力上面的问题。」

最重要的还是好不好听。

「很多人讲说嘻哈注重态度、精神、歌词,但你的歌不好听他还是不好听。好听每个人定义不一样,但是我觉得大家自己心里有一把尺,不好听它就是没有hook,那我觉得音乐最简单的就是不要听了让大家觉得不知道在听什么,你说好一点的定义真的很难去界定,但是好听的歌它就是会浮出来,不好听的歌他就是会沉下去。」

嘻哈不只是音乐风格,还是服装、也是生活

除了音乐,周汤豪还有另一个兴趣:时尚。周汤豪绝对是台湾少数能影响年轻人穿搭的icon 之一,不过他更特别的,是能做到和谐的整体性,听起来很复杂,其实只是一句话:「私底下的他穿得跟MV上一样。」

「我不敢说我自己是一个icon,但我希望可以看到更多的可能,时尚也好、很有风格很有特色的也好,现在有很多歌手喜欢搜集球鞋,穿得很潮,可是回去看他的作品时,欸他唱的歌也不是长这样、MV 也不是拍这样,然后他上舞台穿的也不是这样...」

「我们没有氛围,像你出国的时候,比如说你去日本,或是你去LA,你会很想打扮,可是台北好像我穿太多会有点突兀,大家会觉得你有点怪怪的,所以当然我希望我花了很多的功夫,不只是音乐,或是大家看到我MV 跟我平常穿衣服,其实我一直都在推广这个东西,我就是希望可以让整个环境去活络造型的东西,所以我自己也是蛮致力于在透过我的方式去推广,比较潮流的东西也好、或是时尚也好。」

当街头不再好玩了,还有搞头吗?

20 年前的街头,我们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那双限量球鞋,20 年后的街头,我们只要有钱什么都买的到。

「以前大家会喜欢街头的原因,是因为它是独一无二的,结果现在...是制服欸!现在越特别的单品,反而是越常在路上看到的、然后越容易撞的,你现在出去谁不是穿The Ten?谁不是穿yeezy 啊?我随便拿一个架上还有的鞋、不是限量发行的,我反而不会撞鞋,这是一件很吊诡的事情,每一个人都穿一模一样,但我们讲的就是风格啊,为什么大家要变得一样?」

「所以独立思考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要知道什么东西适合你,Kanye West 有一句歌词说:『see there's a leader and there's a follower, I rather be a dick than a swallower.』这是一直影响我的一句话,你到底要做什么?跟随的人,还是你要带领潮流?我不敢说我带领潮流,但是我不会说因为大家都觉得很好,我就被影响了美感,这一题其实让我想到另外一个东西,网路上很多haters,但Nike 跟我合作、Chanel 跟我合作、COACH 跟我合作,我为什么要在意你来告诉我我不会穿、我不懂风格、我不屌什么的,我开始怀疑我为什么要你来告诉我我很屌?我应该要觉得我很屌啊!为什么要是你来告诉我呢?我为什么要被你影响?其实我们真的是不用去太在乎别人怎么想。」

请当一位玩时尚的人,而非被时尚玩弄的人。

「现在背一个Off-White 黄色皮带有些人会觉得土,但如果今天是Gigi Hadid 背,我就会觉得还是很辣啊!很多人说Dad shoes 过时了,但我说实话Triple S 其实是屌的,只是它被穿到不屌了,它被穿到有点吐了你知道吗?所以我觉得不能怪单品,要怪人,要看人怎么穿?有些人穿Triple S 你就会觉得这是一双很屌的鞋子,有些人穿你就会觉得又来了又是这个东西了,但这不是Triple S 的错,是人的问题。」

  • 外套、裤子:KENZO / 上衣、鞋子:LOUIS VUITTON

icon 的icon 是?

「杰米罗奎尔,他以前就是穿全身爱迪达,连他的帽子都是很特别的、很浮夸的,其实前几年很流行红色格子衬衫都要绑啊,破牛仔裤再穿个一代、摇滚tee,其实那个造型开始流行的时候大家都说是什么fear of god,其实那个造型是来自于更早以前Gun and Roses 的主唱,他穿高筒球鞋、破裤子、绑红色的格子衬衫,然后戴头巾,那是以前摇滚的造型,是后来才变成嘻哈的造型,所以是他们影响到后来的这些造型,所以这些人是影响我很深的人,然后当然我妈妈比莉姐,她超会穿,她其实现在也是我的造型师,我的衣服基本上如果不是我自己搭,就是比莉姐搭。然后早期的Kanye West 跟Pharrell 也是我的icon。」

相信JUSKY 的读者们最爱玩的不是音乐、不是时尚,而是球鞋吧?那我们就来聊聊周汤豪如何将球鞋玩得出神入化。

「我不会说一定是特别hot 的单品我才会去收,像我喜欢很多鞋款它不一定是大家最hot 的单品,像我玩鞋有个习惯,一双鞋子我会放几个月、或几年才拿出来穿,因为我现在穿是最容易撞的时候,隔几年再拿出来穿就比较不会那么多人跟你一起穿了。所以我会有我自己的穿法,像很多玩鞋的朋友说,一代一定要是Nike 标我才穿,如果是Jordan Brand 我就不穿,但我最常穿的那个Chicago 就不是Nike Brand,是乔丹标志,很多人会觉得它没价值,但我觉得不会,因为其实一代前面会很容易有裂痕,但就因为它是Jordan Brand 换了材质,才比较不会有裂痕,所以我平常穿都穿得很开心,我不会给自己这么多规矩,其实鞋不重要,衣服也不重要,人怎么穿它比较重要。」

「球鞋对我来说就像是日记,例如像我看到这双鞋,我就会记得当时我穿这双鞋的那个时刻,因为除非我自己私下的鞋子,但是我上台我很少重复穿,所以我看到每一双鞋的时候我就会知道说:『喔!这双是可能是我第一次跨年表演穿的,这双鞋是我第一次当压轴穿的、这一双可能是某个表演穿的...』有点像日记一样记录着我的生活。」

最后,回到本次主题:玩不凡,很多人说年轻人整天玩乐没前途,又或是兴趣不能当饭吃、工作就是糊口饭...等等令人灰心丧志的话,但如果不够喜欢,又怎么会尽全力?又怎么能被看见?又怎么能达到成绩?当你找到了乐趣,糊口饭就会堂堂正正成了副功能。

「如果你的工作不是兴趣那才不长久,有一天你会干不下去的,兴趣不能当饭吃,那什么可以当饭吃呢?你吃不下去的时候你就吃不下去,我觉得你的工作一定要能够当饭吃,所谓的兴趣不能当饭吃是,你投入了多少?很多人会反过来跟我说你家里的环境很好啊,所以你讲这种话啊,但那不是事实,我比很多人都还要开始早工作了,我19、20 岁就工作了,我就开始养自己养家了,所以你要先搞清楚你把你的兴趣看得多重?它可以只是很单纯的兴趣,但当你选择把你的兴趣当饭吃的时候,它是可以的,只是你要问问自己,有没有花这么多时间、这么多的毅力去坚持?」

喜尚网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,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,我们将立即处理。

关键词:
分享:
上一篇:世界的防弹少年团!黄老板确定与BTS 合作新歌 下一篇:贝克汉带「前世情人」前往加州乐高乐园幸福洋溢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